当前空气AQI: ()  时间轴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教研组 >> 语文组 >> 文章内容

寻找带着儿童体温的语言

[日期:2009-06-09]   发布:校长室   阅读:3682次       [字体: ]

寻找带着儿童体温的语言

 儿童是天生的诗人,语言是他的“魔杖”,指向哪里,哪里就似乎变成了诗。儿童的生命就是一首诗,一个有生命自觉的人,其人生就是不断地“回归”——回归童年,回归童心,回归对生命的审美初感。难怪法国诗人波德莱尔感叹:“天才就是随手被抓回来的童年。”

  因此,教育除了教导儿童勇敢向前,还要召唤他们踏上回归的精神之路。失去对童年存有敬畏之心的教育,是没有精神品格的教育。

  ——编者

  ■历史求索 新中国成立60年童年印记——儿童歌谣

那年 那歌 那谣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儿时的夏夜,躺在凉席上,望着夜幕中的点点繁星,想象着小老鼠在灯台上着急的模样渐入梦乡。翻开泛黄旧得发脆的纸张,我们一起来找寻新中国成立60年儿童歌谣的足迹……

  新中国成立初期,大量涌现出的童谣和儿歌反映着这个时代的儿童生活,歌颂毛主席,歌颂解放军,歌颂土地改革,歌颂对苏联的友谊,表达对美帝国主义的憎恶等。比如,《我是一个小画家》、《什么花开红又红》、《想毛主席》都是歌颂毛主席的代表作品。其中《我是一个小画家》表现了儿童对毛主席的敬仰与爱戴之情:“我是一个小画家,画了一朵大红花,大红花献给毛主席,毛主席见了笑哈哈。”《苏联专家收下吧》反映出当时我国与苏联的深厚友谊:“月季花,种窗下,花儿红,苞儿大,一天看几遍,天天去浇它。花儿不多情意大,苏联专家收下吧!”儿童传唱的《美国佬》、《缴枪曲》、《机关枪》等反映了那个时代孩子们的爱国情操。

  除此之外,反映儿童日常生活的童谣也涌现出许多优秀作品。如《上学校》表达出儿童在上学路上的活泼景致:“早晨上学校,许多小鸟叫,有的说:‘早,早,早!’有的所:‘好,好,好!’有的说:‘迟到,迟到!’我就快快跑,快快跑。”

  这个时期对儿童影响较深的儿歌有《志愿军战歌》、《共产儿童团歌》等。著名词作家乔羽创作的《让我们荡起双桨》,管桦创作的《我们的田野》、《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等都广为流传,打动了几代儿童的心。

  上世纪60年代,儿童歌谣延续着上世纪50年代的风格,比较注重儿童的思想道德建设,同时对新时期儿童的志向也有所记载。如改编的《排排坐》:“排排坐,唱儿歌,我来唱,你来和,我问你,长大做什么?我长大,要做工人老大哥,制造拖拉机,帮助农民叔叔去割禾。”

  也有一些新的作品成为经典,其中的代表作当属后来被确定为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属于战斗歌曲的范畴,至今还在校园里传唱。此时广泛传唱的儿童歌曲还有《学习雷锋好榜样》、《一分钱》、《北京的金山上》等,其中不少曲目成为幼儿歌曲中的经典。

  上世纪70年代,童谣以我国文化大革命和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为背景,反映了那个时代特殊的政治环境以及生长环境。这个时期,童谣分为两种类,一类是批林批孔儿歌,另一类是歌颂“上山下乡”知青扎根农村的儿歌。

  而上世纪80年代,儿歌出现了一个繁荣期。这个时期的儿歌含有很大的教育性,童稚、童真、童趣表现得尤其到位,通过动植物拟人化来达到对儿童的教育作用。比如,刘饶民的《比一比》:“小袋鼠呀小袋鼠,你真没出息。老是不敢走出来,躲在妈妈口袋里。丢丢丢,刮脸皮!//小袋鼠呀小袋鼠,我才不像你。我能自己走呀自己跳,还能自己吃饭和穿衣。你敢来,比一比?”此外还有教孩子们数数的《数字歌》、谜语歌等,这些都极大地丰富了儿童的生活。

  而谈到这个阶段儿童歌曲的发展,不得不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儿童歌曲的鼎盛繁荣期。此时,优秀的儿童歌曲种类繁多,有革命歌曲《我爱北京天安门》、《红星照我去战斗》、《闪闪的红星》等;反映儿童日常生活歌曲,如《小螺号》、《七色光之歌》、《种太阳》、《采蘑菇的小姑娘》等;歌颂母亲的歌曲,如《妈妈的吻》等;校园歌曲,如《少年少年祖国的春天》、《春天在哪里》、《歌声与微笑》等。随着电视机进入普通家庭,很多儿童电视节目中的歌曲也开始在儿童中传唱开来,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动画片《蓝精灵》和《聪明的一休》的主题曲等。

  令人遗憾的是,上世纪90年代至今,我国鲜有优秀的儿童歌曲出现。孩子们更倾向于选择流行音乐,一些成人歌曲成为他们的“主旋律”。

  上世纪90年代后,新童谣的出现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很多新童谣都被谱上了曲,更有助于儿童传唱,如《老名片》:“小胡同儿,四合院儿,北京城的老名片,走了一家又一家,故事就像珍珠串儿。”还有一种流传在校园儿童自编的童谣,反映了新时代孩子们的需求,如“上学最早的,是我;回家最晚的,是我;玩得最少的,作业最多的,睡觉最迟的,最累最困的,是我是我还是我。”形象地描写了学生学习压力过重的生活。

  进入新世纪后,童谣延续着上世纪90年代新童谣的精神。在此基础上,“新”字更突出,时代性也更强。如2008年,如此不平凡的一年,地震、雪灾、奥运……而儿童也用自己独特的方式——《2008童谣》,记录了这个特殊的年份。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悠扬的歌声穿透你我经过的时代,而今又回响在校园中……六一来了,孩子们的节日里他们想唱什么?他们又该唱些什么? (孔华)

 ■专家观点

童言童语 诗意的国

  从新中国成立60年儿童歌谣的发展历程来看,那些符合儿童天性的歌谣经过了时光的一次次淘汰,顽强地留存下来了。儿童这一神秘的生命有如乘飞碟而来的外星人,给我们带来了需要虔敬而认真破译的另一种文化密码,儿童语言中隐含着解码的重要信息。

  ■朱自强

  儿童这一神秘的生命有如乘飞碟而来的外星人,给我们带来了需要虔敬而认真破译的另一种文化密码。语言是一种生命的存在形式,解析这一形式,我们会看到生命的密码。

  成人难以企及的想象

  正如没有两个人会采用同一个讲话方式,儿童与成人也采用不同的语言表现方式,而探究儿童语言,能够揭示儿童文化的某些特质。

  1997年,挪威的布约克沃尔德教授在中国出版了一本令读者耳目一新的书:《本能的缪斯——激活潜在的艺术灵性》。这本书提出这样一个结论:“本能的缪斯”是儿童与生俱来的一种以韵律、节奏和运动为表征的生存性力量和创造性力量。说到“缪斯”,我们自然知道这是古希腊神话中的文艺女神。布约克沃尔德教授在这本书中研究了在儿童和青少年的成长发育过程中“本能的缪斯”的显示、作用和重要性,揭示出现代社会、现代教育和人们的固有观念因对此缺乏认识和理解所造成的形形色色的压抑。

  关于儿童文化的艺术性,有众多的儿童语言事例可以说明。

  儿童的语言是充满文学性、艺术性的语言。看到大人用刀切菜,他会说:“刀在走路。”看到夜雨中手电筒发出的光束,他会说:“光被雨淋湿了。”看见一只蝴蝶,他会说:“落下一片雪。”迎春花是先开花后长叶的植物,一个小学生在作文中写道:“每当我在春天看见迎春花,就感到了时光仿佛在倒流。”一个两岁多的孩子很喜欢自己的爸爸,当被问到爸爸有多好时,他说,“有一块钱那么好。”叶圣陶曾这样描述他的儿子:“我的儿子三岁时,他见火焰腾跃,伸缩不息,他喊道:‘这许多手啊!’……他见墙上人影也在那里举手伸足,当影子是和自己一般的,便很起劲地教他。”

  研究儿童艺术能力及其发展的美国学者加登纳在《艺术与人的发展》一书中举了许多幼儿在言谈中运用文学修辞的例子,其中有比喻——“我有一条像口红一样的毯子”;有拟人——“彩走得很慢,因为它们没有脚爪或腿”;有借喻——“他的尾巴……那是只公鸭子”。甚至还有意识流——“或者就是一只驴子。牧人。羊,上帝,给我。这些是给的。骆驼礼物,那是谷仓……钥匙,那是火……鸡。我不知道,那是谁”。加登纳说:“这些例子使我们更能看出儿童语言中文学手段所遍布的程度。这些修辞究竟是自然出现的呢,抑是规划的或偶发的呢,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那无可争议的普遍性和儿童在说到它们时所感受到的明显的快乐。”

  对人类来说,生命是自由的前提,而自由是生命的意义。审美活动是一种快乐的、体验自由的活动,是人类本质力量的一种体现。而儿童正是将自己鲜活有力的感性化作审美的动力,通过活跃的艺术语言追求着对生活的审美把握。我们很少见到不喜欢游戏、唱歌、画画、听故事的儿童,但是,我们却能看到许多不喜欢这些活动的成人。这说明,人的天性具有审美的需求和倾向,这种成熟的人性,儿童已经具备了。

  人是讲故事的动物

  儿童语言是一种文化的载体,儿童语言具有人文价值。

  台湾的幼儿教育专家汉菊德著有《说笑童年——后现代童语录》一书,作为幼儿园院长的汉菊德在她的幼儿园建构了“说故事”这一童年文化教育方法,从幼儿的创造天性出发,通过让幼儿们多元叙说故事的活动,揭示主体“我”的存在状态和教育的蕴含。比如,老师向孩子们提出问题:你们生气时是一种什么感觉?孩子们说,生气时,自己就像一个老虎跑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不和别人玩了。在这个例子中,有耐人寻味的蕴意。我们大人生气时,一般会说气死我了,恨不得打人。但是,上述孩子的表述是委婉的,他的思维方式是故事性的,他讲述了一件事。还有一点值得注意,是他在叙事的时候使用了隐喻。“生气时,自己就像老虎”,须知老虎是凶猛伤人的动物,这是在比喻“生气”的可能状态。但是,这只生气的“老虎”只是“跑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不和别人玩了”,这就是主观上不去伤害别人的表现。你看,孩子的这种故事性语言,不仅具有细腻的、文学化的表现,而且还有可贵的道德判断和选择。

  其实,儿童通过语言表现出的这种故事性思维对整个人类文化都具有极为重要、不可或缺的价值。美国心理学家布鲁诺就认为,我们用逻辑和抽象的规则来认识物理世界,用故事来认识人文世界,而体现人类智慧的这两种文化不只是应该相互补充、相互协助,其中故事(叙事)的智慧还是整个智慧的芽苞或种子。高小康在《人与故事》一书中则给人下了一个定义——“人是讲故事的动物”。

  在思考儿童语言的人文性时,我会想起意大利一位名叫安娜·索尔迪的11岁女孩写的一首诗《一颗面包做的心》:“我在面包房里/看见一个心形大面包,/热呼呼,香喷喷,/于是我想到:/‘如果我有一颗面包做的心,/多少孩子可以吃个够!/给你,我的挨饿的朋友,/还给你,给你,给你……/我这面包做的心啊,请来吃一口。’/对一个挨饿受怕的孩子,/光说“我爱你”还不够,/碰到流泪的孩子,/不能只说一声‘可怜的朋友’。/如果我有一颗面包做的心,/多少孩子可以吃个够!/你是一个当权的人,/为什么不做面包的炸弹,/请问什么碍着你这么办?/这样,到了战争结束的时候,/每个士兵将快快活活/带回家一大篮/味道芳香、皮子焦黄、/金色的炸弹。/然而,这只是梦罢了,/我那挨饿的朋友,/他眼泪还在流着。/啊,但愿我的心是面包做的!”

  一个11岁的孩子尽管还缺乏诗歌创作的经验和技巧,但是她的感性也同样没有受到理念的束缚,因此她写出的诗才充溢着独特的想象和深挚的情感。具有丰富感性的儿童心灵世界就是诗的世界,也是一个人文的世界,《一颗面包做的心》不过是这个心灵世界的一种自然流露。

  有教育价值的语言

  毫不夸张地说,儿童期是文学期。所以,英国诗人柯勒律治才说:“保持儿时的感情,把它带进壮年才力中去;把儿童的惊喜感,新奇感和四十年来也许天天都见惯的事物结合起来,这个就是天才的本质和特权……”法国诗人波特莱尔才感叹:“天才就是随手被抓回来的童年。”

  儿童语言是有教育价值的语言。这种语言本身需要在语文教育中发展,但是发展这种语言,需要的是文学文本的教材,需要采用文学教育的方法。但是我们的小学语文教育与儿童语言却存在着疏离的状况。

  近60年来,小学语文教育对语文课程的观念长期定位在工具性上,忽视了语文课程的人文性,结果是小学语文教材中语言的儿童性比较稀薄,具体表现之一就是儿童文学化的程度不高。儿童文学是契合儿童的思想、情感、愿望的文学,其语言是最容易为儿童所理解、同化,最容易将儿童语言转化为语文教育资源的语言材料。随着素质教育的提倡,语文教育改革的深入,从大约十年前起,语文课程观念终于发生了较大转变。教育部在2001年颁布的《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不仅明确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而且强调小学一、二年级的阅读主要是儿歌、童话、寓言、故事类作品。应该说,在新的《语文课程标准》影响下,小学语文教育在教材和教法上出现了逐渐向儿童性靠拢的倾向。

  现在强调语文教育的“人文性”,是否存在思想认识上的一个盲点——只看到了成人文化中的人文性,忽略了儿童文化中的人文性?将儿童文化的人文性看作小学语文教育的珍贵资源,是我们的语文教育理念必须达到的一个认识高度。

  因此,蕴含着人文价值、艺术价值的儿童语言应该成为小学语文教育的立足点之一。不是说将儿童语言作为教材来教,而是主张以儿童语言作为语言教育的坚实基础,主张发展这种感性化的语言,不能用枯燥的理性化语言遮蔽、扼杀儿童的鲜活的艺术化语言。

  我们的儿童教育、语文教育一旦以儿童的缪斯性语言为根基、为资源,孩子们巨大的语言潜能将被激活,教育一定会结出硕大饱满的果实。

■歌谣回声

  民间儿歌

  小小子儿,/坐门墩儿,/哭哭咧咧要媳妇儿。

  张打铁,李打铁,/打把剪刀送姐姐。/姐姐留我歇一歇,/我要回家学打铁。

  馒头花,开三朵,/俺娘从小疼着我。/怀里抱,被里裹,/大红枕头支着我。/俺娘得病俺心焦,/摘下金镯去买药。/人人都说可惜了,/俺娘好了值多少?

  倒骑马,/倒唱歌,/先生我,/后生哥,/生我阿公我炆粥,/娶我阿婆我打锣,/生我爸,/我在门口赶鸡鸭,/生我娘,/我到街上买红糖。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吱吱吱,/叫奶奶,/抱下来。

  文人创作的歌谣

  刚把饭碗端,小鸡跑来看:歪着头,瞪着眼,围在身边打转转。小鸡你别看,我早改了坏习惯:不掉菜,不撒饭,你快捉虫去解馋!

  ——程宏明《小鸡你别看》

  “小企鹅,大肚皮,样子长得真有趣。翘着脑袋来上课,其实是个傻东西。老师讲课它不听,思想早就飞出去。一会儿,想起小河水——里面有虾又有鱼。一会儿,想起小海鸥——盼它快来做游戏……上完课,来考试,你说能得啥成绩!得个‘鸭蛋’圆滚滚,就像它的大肚皮。”

  ——张秋生《企鹅上课》

  诗人的儿童诗歌

  土拔鼠在挖土/有人问/土里有什么/土拔鼠说:/土里有土  ——顾城《土拔鼠》

  “小弟弟,我们来游戏,/姐姐当老师,/你当学生。”/“姐姐,那么,小妹妹呢?”//“小妹妹太小了,/她什么也不会做。/我看——/让她当校长算了。” ——詹冰《游戏》

  你几岁?/不知道……/你的名字叫什么?/妈妈叫我乖宝宝。/你家住几楼?/住七楼。/怎么上去?/坐电梯。/怎么下来?/坐电梯。/怎么找你?/请按电铃滴滴滴。/你家的人口多不多?/很多。/一共有几个?/七个。/哪七个?/爸爸妈妈小弟弟,/一个我,/一个九宫鸟,/还有两条大金鱼。

  ——林良《你几岁》

  孩子的诗歌

  太阳非常怕他的老婆——/月亮,/但偏偏又爱喝酒,/每到黄昏,/就偷偷喝起酒来,/喝得满脸通红。/到了晚上,/喝醉了,/怕被月亮发现,/就躲起来睡觉,/害月亮找了他/一整夜,/都找不到。

  ——赖宜君《太阳和月亮》(写此诗时为小学生)

  下雨时/汽车像迷路的小孩/手不停地擦着/眼泪。——陈正泰《雨刷》

  扑——扑——扑克泥,/我光打扑克不学习。/一分两分,我天天得,/三分四分,我阿弥陀佛。/五分六分,我一年得一次,/一百分,我从来没得过。

  ——佚名

  外国歌谣

  有一只乡下老鼠要到城里去/到车站也不知道坐在哪里好/多奇怪种种东西向后飞过去/一开眼看看左右正在车头里//嘟嘟嘟,经过高山又到大海里/嘟嘟嘟,经过铁桥又到山洞里/嘟一声吓一跳,闭眼跳下去/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怪东西。

  ——佚名《乡下老鼠》

  下雨啦!下雨啦!下个没完,/我们很想出去游玩,可是没有伞,/我的那双木板拖鞋,红带子又已断。//下雨啦!下雨啦!下个没完,/小野鸡不停啼叫,声声传,/小野鸡你可寒冷,你可孤单?//下雨啦!下雨啦!下个没完,/从那清晨一直下到天黑夜晚,/下雨啦,下雨啦,下个没完。——日本民谣《下雨啦》